• 宁夏
  • 河南
  • 甘肃
    本报记者 王书明 丁 青 倪 敏

      记者在下堡村贫困户王兵(右一)家中采访。

      记者在下堡村养牛专业户马玉兰家的牛棚采访。

      下堡村贫困户在扶贫车间加工艾饼。

      宁夏西海固,曾经“苦瘠甲天下”。

      位于西海固地区的西吉县,是宁夏人口最多、贫困程度最深的一个县。全县49.6万人中,还有1575户4340人没有脱贫,是宁夏唯一一个没有摘帽的国家级贫困县。因而有“宁夏脱贫看西吉”之说。

      在决战决胜“总攻”阶段,西吉县推出一项举措——党员干部常态化进村入户办实事解难题。目的是打捞民意、倾听诉求、查找弱项、补齐短板,高质量打赢脱贫攻坚战。

      这项精准之策,群众有着怎样的获得感?6月7日,记者径直来到偏城乡下堡村听“口碑”。

      “只要路过总会进来问长问短”

      “只要路过总会进来问长问短。”说这话的是下堡村养牛专业户马玉兰。一见到记者,她直夸乡党委书记马绍瑞是个“攒劲人”。

      “最近个把月,马书记连续来了3趟。”在自家牛棚里,马玉兰告诉记者,现在存栏牛不多了,刚刚出栏了40多头,每头牛能赚四五千元。“5月上旬马书记来的时候告诉我,现在牛价处于高位,6月份之后可能走低,建议我及时出栏。”听了马绍瑞的话,马玉兰获得了不错的效益。

      牛成批出栏后,马玉兰打算借助县里出台的产业扶持政策,继续扩大养牛规模。她对利好政策如数家珍:增加基础母牛、产下牛犊、种植青贮玉米、建设青贮窖池都有补贴。“只有甩开膀子大干一场,才能不辜负这个好时代。” 马玉兰说。

      为了升级养牛品种,提高养殖效益,西吉县规定只对西门塔尔、安格思等品种牛给予补贴。但是,这些品种牛补栏成本也相对较高,马玉兰遭遇资金瓶颈。得知这一情况后,马绍瑞主动与乡信用社联系,为马玉兰争取到50万元低息贷款。这笔贷款已经到账20多天了,马玉兰的买牛计划正在实施中。

      马玉兰是村里的养牛能人,她有一个绝活,能七不离八地估算出每头牛屠宰后牛肉的重量。马绍瑞和马玉兰有个约定,将马玉兰的牛场作为现场教学点,让贫困户到这里学技术,增强致富本领,促进全乡养牛产业发展。马玉兰没有辜负马绍瑞的苦心,不仅毫无保留地向贫困户传授技巧,还自觉扛起扶贫责任,请来村里两个残疾人当帮工,每人每年除支付3万多元报酬外,还管吃管住,购买大病和意外保险。

      采访时,记者还听到马绍瑞乐当“红娘”的故事。58岁的贫困户姚克举,妻子8年前因病去世,两个儿子常年在外务工,虽然吃穿不愁了,但马绍瑞走访时发现,他家常常是冷锅冷灶、又脏又乱。“没有女人不成家。”马绍瑞开始琢磨帮老姚找个老伴。经他牵线,老姚正在与一位勤劳朴实的农家妇女交往。“成功的概率很大。”马绍瑞很有把握。姚克举感动地说,“书记那么忙,还为我找老伴操心!”

      “不用再借住兄长家里了”

      王兵,是下堡村短岔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。傍晚时分,记者来到他家,只见全家4口人(夫妻俩、5岁儿子、2岁女儿)蜗居在一间房子里。

      “最近乡村干部来了好几次,问我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解决,考虑得比我还要周到。”从田里赶回来的王兵见到记者虽有些腼腆,但提到党员干部对他的关心,却说得一清二楚。

      王兵告诉记者,要不了多久他就要搬到自己的房子里住了,不用再借住兄长家了。原来,王兵一直与父母亲、兄长住在一个院子里,想单独居住没有条件,这也成为他的一块心病。

      今年4月份,王兵打听到他的一位堂兄长期在外打工,住到城里了,有意转让老家的住房。王兵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第一时间与堂兄联系,但开价15万元的转让费让王兵退却了。村书记马俊平走访时,王兵如实讲了自己的难处,马俊平知道王兵的心思,一心想促成这件事,便主动找到王兵堂兄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最终对方答应让出2万元。

      10多万元,对于一个贫困户而言不是一个小数目。王兵说,这些年精准扶贫政策让他攒了一点钱,亲戚朋友再凑凑就行了。

      王兵家的牛棚里养了13头牛,头头膘肥体壮。“这也是村干部的功劳。”王兵告诉记者,是村干部最早上门告诉他,养殖基础母牛和种植青贮玉米新的补贴政策,激发了他养牛的积极性。由于他家没有青贮池,村里在他家附近协调了一块300平方米的地方,用于建设青贮池,保证肉牛四季有饲料。

      除养牛外,村里还为王兵安排了一份护林员的工作,年收入1万多元,闲时打临工每年能挣1.5万元。他的妻子在家边照顾孩子,边种地养牛,日子渐渐好起来。

      如今,王兵的儿子已经上幼儿园。他们家开始过上了 “有房、有粮、家中还有读书郎”的生活。

      “苦日子总算熬到头了”

      来到下堡村广场,记者首先看到的是“下堡村扶贫车间”。这是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对口援建的一个项目,投入150万元,主要生产艾草饼。2018年建成后首先对村民开展技能培训,目前在这里上班的30多个工人,全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。

      走进车间,记者与一位名叫马统梅的贫困户聊了起来。她是车间的管理员,每个月收入2000元,比其他工人多200元。她告诉记者,家中5口人,爱人在外乡打工,每月收入3000多,大女儿读高中,儿子上小学,小女儿4岁。

      言语中,她对基层干部的关心充满了感激,“是党的扶贫政策让我们苦日子熬到头了。” 马统梅家有个特别的困难,就是儿子患有血友病,需要持续治疗,属大病救助范围。驻村第一书记王海霞是她家的帮扶责任人,了解情况后,按照相关程序,经村两委研究,及时将她家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,享受低保指标。“别看王书记年纪轻轻,挺体贴我们的,每隔两三天就带些日用品到家里看望,帮助联系大病救助资金兑付,村里每学期还给大女儿补助1000多元生活费。”

      自从到扶贫车间上班后,马统梅家的日子就不像以前那样紧巴巴了。她自己在家门口既能挣钱,又能照顾儿子的生活起居,还能在家养牛。马统梅说,今年家里种了15亩青贮玉米,养了4头牛,还准备再贷10万元,扩大养牛规模。“好日子要靠自己创造,不能等着别人送小康。”说这话时,马统梅脸上露出微笑,眼神里透出自信。

      

    本报记者姜嘉琪 李 慧 通讯员 王 毅 赵超越 侯子罡

      在王集镇敬老院活动室,老人们聚在一起看电视

      记者在曹集村贫困户曹行义(右一)家中采访。

      曹行义(右二)在村日间照料中心吃晚饭。

      曹集村是河南省新野县尚未脱贫的九个贫困村之一,720户、2761人中未脱贫户12户、22人,其中五保户8户、12人,低保户4户、10人。脱贫攻坚收官之年,新野县把完善特殊贫困群体兜底保障作为关键举措,对“贫中之贫、困中之困”人员实行“四集中”——安排在村级日间照料中心、乡镇敬老院、县医养结合中心和集中托养点进行集中托管,全县3034名特困群众享受兜底保障。

      盛夏时节,记者走进新野县王集镇曹集村,感受兜底保障政策给群众带来的获得感。

      一位痛失亲人的老人——

      生活有了依靠

      7月1日午饭时间,记者走进曹集村日间照料中心,只见庭院环境优美,房内窗明几净、设施齐全,餐桌上老人正在吃着热腾腾的肉丝茄子面条,边吃边聊天,其乐融融。

      “李书记,你来啦。多亏了日间照料中心的照顾,不然我这没了儿子和老伴,该怎么生活?”只见一位70来岁的老人,拉着曹集村第一书记李静涛的手,眼圈有点泛红。李静涛介绍,跟他说话的老人叫曹行义,今年71岁,2019年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。他的老伴和儿子在2019年初相继去世,只留下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在县城上学。没想到的是,老人的女儿今年也因病去世,两年时间,三位至亲相继离世,老人的天塌了。他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经常一整天不吃不喝,坐在凳子上以泪洗面,拒绝和任何人交流。“老天爷怎么对我这么不公平,今后我还能靠谁呀?”李静涛得知曹行义老人的情况后,晚上打着手电到老人家里,敲了几分钟的门,老人才把门打开。当晚李静涛跟老人说了好多话,鼓励他重拾生活信心,但老人一直不说话,只是低着头流泪。

      “我知道单靠劝说是不可能让老人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,老人最怕老无所依。平时怎么吃饭、病了谁来照顾?要想让老人走出困境,就得解决这些实际问题。”李静涛把老人的情况向村两委做了通报,村两委将其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并将老人接到日间照料中心,平时一日三餐都在日间照料,饭后和其他老人聊天打牌。“自打俺住到日间照料中心后,不用自己动手做饭洗衣,还有这么多老伙计陪着聊天,比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强多了。”说着说着,曹行义老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    “到家里坐坐吧,我给你们看看我孙子的奖状!”曹行义在前面带路,记者来到老人家中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上大大小小的10来张奖状,“我孙子孙女学习成绩都很好,他俩是我的希望。”李静涛介绍,村里给他孙子、孙女申请了教育补贴,每人每年2000元,并给他和孙子孙女、儿媳都办了低保,每人每月300多元,还帮其儿媳在县城找了份工作,每月能挣2000多元。

      采访中,记者见到老人桌上放着一本书《红星照耀中国》,“这是从日间照料中心图书室借的,我没啥别的爱好,就喜欢看个书。”交谈中得知,曹行义老人曾上过高中,是村里的文化人。就在我们快要起身离开时,老人主动邀请我们去厨房看看,只见厨具摆放得整整齐齐,灶台一尘不染。“现在我精神好了,也爱收拾家里了。”

      “曹集村共有8位老人在日间照料中心,日间照料中心对建档立卡贫困群众中有自理能力、半自理能力的独居老人和分散特困供养人员等实行就近托管,日托模式有效解决了被托管人员不愿离村问题,也方便家人探望照料。”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。

      一对患病的夫妻——

      享受免费治疗

      “现在的政策真是好啊,打个电话医院的车来得比亲闺女都快!”对记者说这话的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冯云杰。

      冯云杰今年61岁,2017年意外中风,住院治疗花了2万多元。他的妻子有精神障碍,两个女儿都已出嫁。今年4月份,村里将冯云杰夫妻送到县医养结合中心免费治疗了近一个月时间,病情明显好转。治疗期间,村里又将他家的房子重新整修。从医院到家的那一刻,冯云杰简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家。“我年轻的时候是做家具生意的,没想到老了得了这个病,老伴又指望不上,幸亏有了医养结合中心,让我病有所医。”说着,冯云杰不禁留下了泪水。

      采访中,记者碰巧见到了冯云杰的女儿,她每周都回来看望父母。“要是没有医养结合中心和日间照料中心,我只能辞去工作照顾父母。我还有俩孩子和年迈的公婆,一个人咋照顾得过来?”

      冯云杰家里墙上的显眼位置,贴着一个电话号码,这是医养结合中心的联系电话。出院时医院人员嘱咐,“回家万一感到不舒服,就打这个电话,医院会派车接诊。”就在20多天前的一天晚上,冯云杰感觉头晕,手脚不听使唤,打电话过去不到20分钟,医院的车便开到冯云杰家门口。

      村里帮冯云杰和老伴办理了残疾人补助,每人每月120元,养老保险金每人每年1200元,村里收益分红每人每年1300元,老两口的生活有了基本保障。

      “医养结合中心主要依托县级医院、精神病医院等医疗机构,采取医养结合、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,针对建档立卡重度精神病、重病患者等进行集中康复。曹集村就有两位村民在医养结合中心治疗后病情好转。”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说。

      一位失能老人——

      送到机构托养

      当天傍晚时分,记者走进王集镇敬老院,看看住在这里的两位曹集村村民生活得怎么样。村民李书杰的房间舒适干净,配有空调。“这种晚年生活,之前想都没想过。”李书杰说,一日三餐饭菜搭配考究,闲暇时打牌看电视,生病时医护人员床前照顾……66岁的李书杰,一辈子没有结婚,是曹集村的五保户,患有多种慢性病,村里便把他送到王集镇敬老院,管吃管住,还能和老人一起玩。

      “村日间照料中心、乡镇敬老院、县医养结合中心为能够自理或半自理人员撑起‘保障伞’,那无自理能力的人怎么办呢?”据介绍,有社会福利机构集中托养兜底。依托民办养老院、民办托养中心等社会福利机构,采取民办公助、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,对建档立卡重度残疾、重度智力障碍等无自理能力人员进行集中托养。”曹集村村民王玉祥身患残疾,基本丧失生活能力,丈夫苗敬召也是残疾人,照顾妻子力不从心。村里把王玉祥送到集中托养中心后,免费吃住,还有人护理。村干部说,吃的方面,早餐有粥、馒头、面条,中午有荤有素还有汤,每日不重样,还有志愿者对她进行康复训练。

      夕阳醉晚霞,落日伴余晖。一天的采访结束了,透过曹集村“这扇窗”,记者不禁感到,新野县困难老人“老有所依、老有所医、老有所养”绝不是一句口号,而是实实在在的模样。

    本报记者周妍 林华维 通讯员 宋志云

      夏季是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最美的时节。7月24日傍晚,来自江苏淮安的赵先生一行人,自驾来到紧临甘南州临潭县冶力关景区的池沟村,下榻一家农家民宿。他们的选择并不随机,“喏,看大门口亮着党员户的红色标识,我们的选择应该不会错。”

      甘南州属于我国深度贫困的“三区三州”,2019年,全州8个县市全部脱贫摘帽。近日,记者在甘南州采访时深切感受到,在脱贫攻坚过程中,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,党员户就是金字招牌,他们带头示范,带领农牧民摘掉贫困的帽子、过上小康的生活。

      临潭县八角镇竹林村支部书记李建祥今年投资50万元,新建了两个小木屋和一条栈道,再加上原有的两个蒙古包,竹林村的自驾营地有模有样了。不过,说起承包这个自驾营地的过程,李建祥有一种“赶鸭子上架”的感觉。

      游客在临潭县八角镇“八角花谷,十里画廊”景区驻足游览

      竹林村距离国家4A级旅游景区——冶力关,只有16公里的车程,2018年八角镇依托公路两侧山水,打造“八角花谷,十里画廊”景区,吸引了众多游客驻足游览。在县委组织部的结对帮扶下,竹林村2018年建起了包含两个蒙古包的自驾营地,这也是竹林村第一个集体经济项目。自驾营地建成之初,村里把蒙古包出租给村民赵青卖杂货,因为缺乏经验,连续三天没有一笔生意,赵青没了信心,立即把蒙古包退还给村里。2018年底到2019年初,为了将自驾营地承包出去,村里开了4次党员大会和村民大会,尽管一年承包费只有1.2万元到1.5万元,但仍无人问津。无奈,56岁的村党支部书记李建祥只好以1.5万元承包了下来。承包第一年,李建祥收入就超过了3万元。今年上半年,八角镇游客数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总量,李建祥对自驾营地更有信心了。在竹林村,像李建祥这样带头发展产业的党员有6人。

      贡保加向记者介绍正在升级改造的客房

      同样“赶鸭子上架”的还有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68岁、有着47年党龄的贡保加。尕秀村是碌曲县2003年首批游牧民定居新村,目前已有391户牧民在这里定居。尕秀村紧临国道213线,是从北向南前往九寨沟景区的必经之地。2017年,甘南州委、州政府把尕秀村确定为“全域旅游无垃圾样板村”,短短半年时间里,尕秀村引入新能源、新设备,完善了巷道硬化、石板路铺设、村史博物馆、文化广场、经幡长廊、雕塑等基础设施,牧村面貌焕然一新。政府鼓励牧民经营牧家乐,然而,面对苦口婆心动员的县镇干部,牧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。

      群众不愿干,党员带头上。“一开始大家都不敢做,也不会做,镇里鼓励我们老党员带头。”贡保加说,他知道扶贫政策肯定是为老百姓好。自家房子是现成的,贡保加花三四千元购置了基本的生活用品,放置了14个床位,牧家乐就这么开张了。2018年,贡保加收回了成本;2019年,收入超过了1.2万元。记者来到贡保加家时,他正忙着把大通间改造成两个带卫生间的标准客房。“游客对住宿要求高了,我们服务也要跟上去。”贡保加告诉记者,州里、县里鼓励牧民改造提升牧家乐,政府补贴了3万元,他自筹了3万元。尕海镇党委副书记、包村干部王麟介绍,目前尕秀村65家牧家乐中,党员户占了三分之二。

      在甘南州农牧村采访,随处都能听到党员干部迎难而上,带头闯市场的故事。池沟村推行“党建+乡村旅游+合作社经济”的发展模式,由村党支部书记李福禄牵头整合100万元入股旅游船舶公司,吸纳18个贫困群众入股,村集体每年分红5万元。此外,党员干部带头领办3家合作社,带动发展农家乐40户,从业人员210余人,年收入10万元以上的农家乐达到10户,2018年实现整村脱贫,2019年村民平均收入达到11400元。

      李相林在景区门口推销乌鸡蛋

      看着村里的党员、干部在农家乐、牧家乐等产业发展中赚到了真金白银,原先观望的村民、牧民也开始行动起来了。临潭县八角镇竹林村党员李相林是全村养乌鸡的第一人,记者见到他时,他正在八角花谷的一个路口摆摊叫卖乌鸡蛋,身边立着一张简易展板,上面写着“八角镇脱贫产业”。一盒鸡蛋40元,李相林一天能卖20多盒。李相林发起成立的陇盛种养合作社,以每只10元的价格给贫困户提供鸡苗并负责技术指导,鸡长大后,以每只80元的价格收回。目前,竹林村已有16户贫困户跟着李相林养鸡,最多的一户养了500只。现在的竹林村,已初步形成养羊、养蜂、药材种植、小杂粮种植的多元产业结构,但因远离交通干线、位置偏僻,农产品销路一直是增收的瓶颈。如今,看着党员摆起了摊点,一些村民也纷纷把自家土特产拿到景区去卖,在家门口做起了生意。

      合作市佐盖多玛乡新寺村是一个纯牧区村,海拔3500。2008年以来,牧民们走出深山,告别传统游牧生活,定居了下来。2018年,村里争取到60万元资金建成8栋藏族风情木屋发展乡村旅游。2019年,承包户净赚20万元,这让一些脑筋活络的牧民动了心,云旦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坐在新装修好的藏式客厅里,合作市佐盖多玛乡新寺村牧民云旦对发展牧家乐充满信心

      记者来到牧民云旦家,看见雪白的院墙、高高的藏式门楼充满民族特色。屋内木质家具一应俱全,还有精美的藏族饰品。云旦离开他心爱的牛羊已经好几年了,每年有1.6万元的草场补贴,今年还当起了护林员,一年收入也有8000元,不过,他还有一个“小目标”——做民宿。云旦家是个占地300多平方米、有10个房间的平房,他留了2间房准备接待游客。云旦利用甘南州生态文明小康村建设的2.5万元项目资金,把家里厕所、厨房、炕改造成新式的。他对记者说,党员干部带头做民宿,大家跟着做,肯定不吃亏。

      在点燃农牧民创业激情的同时,基层党组织正致力机制创新,打造产业“升级版”。尕秀村的南面,2018年建成了一座包含108顶帐篷,集餐饮、住宿、休闲、党员培训于一体的帐篷城。帐篷城是党员创业帮扶示范项目,全村81户贫困户每户一股入股帐篷城,每股1.5万元,按集体经济30%、一般户30%、贫困户40%的比例进行分红。因为帐篷城的带动,2018年底尕秀村81个建档立卡户全部脱贫。2019年全村接待游客80万人次,户均净收入3万余元。今年,尕秀村把承包出去的帐篷城收了回来,村里成立东喀尔集体经济开发公司,并引进甘南羚城佳美商贸公司进行村企联营。联营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建立中央厨房,建成了集约化、标准化、规范化的食品制作车间,由牧家乐、帐篷城点单,中央厨房按单配餐,既保证了商品的品质、卫生标准,又从根本上解决了每户牧家乐、帐篷城均需聘请主厨的困难。截至目前,尕秀村共有旅游从业人员300余人,其中,东喀尔集体经济开发有限公司有员工110人,覆盖有劳动力的建档立卡户,每年人均工资性收入13000元至15000元。

      碌曲县尕海镇尕秀村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游客

      在甘南州几天的采访中,“党员带富”是听得最多的词。对农牧民来说,从农耕放牧转向直接面对市场,发展旅游产业,需要改变的不仅是生产生活方式,更有身份转变带来的心理不适。甘南州农牧区党员干部带头放出样子,体现的是一种责任,一种舍我其谁的精神担当。